当前位置:邯郸市红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健身克利伯帆船赛朱姜蓓:人生很短 我想去环球航行
克利伯帆船赛朱姜蓓:人生很短 我想去环球航行
2022-07-08

新华社伦敦8月30日体育专电题:人生很短,我想去环球航行——专访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朱姜蓓

“青岛号”今天从伦敦出发,扬帆踏上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航程,22岁的浙江女孩朱姜蓓也开始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旅程,作为唯一一名计划参加所有14站比赛的中国船员,她期望未来一年在海上的漂泊,能给人生带来更多的感悟。

作为全球最知名的业余选手环球帆船赛,克利伯组委会每年都会在伦敦地铁里贴出招募船员的广告,15岁就来英国读书的朱姜蓓对广告也早已习以为常,偶尔心动之后,只是觉得那是未来真正有钱有闲时才能做的事情,但去年4月的一次小手术,让她改变了看法。

在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学建筑的朱姜蓓告诉新华社记者:“人生虽然有限,但我们潜意识里往往都假设人生是无限的,每个人都希望能沿着一条设定的路走,譬如大学毕业、找工作、结婚生孩子,然后活到七八十岁。但其实你并不知道明天能发生什么事情。做完手术之后,我突然就感觉到,人生不是想象得那样,没有那么长时间。我觉得那就是对我的提醒。”

于是她想起来地铁里每天都看到的海报,她觉得自己应该立刻去做,去实现自己的航海梦。她很快就去报名,并参加了面试。

当组委会的面试官问她参加航海的理由时,她说得很简单:“我说人生太短了,现在想做就要去做。”

和她一起面试的有7、8个人,国籍各不相同,职业也不一样,有商人、蛋糕师、军人、厨师、还有大学老师。

面试官告诉了她比赛的风险和困难,但也同时给她描绘了一幅美好的远景:“很多人环球归来之后都会说,这是我一生中干过的最棒的事情。”

朱姜蓓告诉她自己一个人已经在英国生活了多年,不惧怕困难,她心里只是想:“到底多好呢?我也想去体验。”

参加克利伯帆船赛,你不需要任何的航海经验,但你需要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,航海费、培训费、保险费再加上服装器材费,总共需要50多万元人民币。意想不到的是,朱姜蓓得到了父母的全力支持。大学还有一年毕业,她向学校要求休学一年,这在英国大学生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她说:“我父母一直都很支持我的梦想,他们觉得,一个22岁的女孩子做这个,我们应该为你感到骄傲。我父母甚至都希望有机会也来参加,只是抽不出时间。我妈妈说,由我帮她完成她的梦想。”

去年6月与组委会签订合同后,朱姜蓓从10月开始参加了4期培训,从零开始学习,最后终于通过培训,成为一名合格的水手。培训过程中,她遇到了很多的困难,但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,她也增强了完成环球航行的信心。

刚开始培训时,朱姜蓓都到船上的卫生间里换衣服,但第二天一早,她就发现船上的外国男女水手都只穿着内衣换衣服,根本没有回避的意思,很快她也就习惯了。她说:“船上根本不分男女,我现在也没有顾虑了,再说男水手都是我爸爸级别的,根本无所谓,就当是穿比基尼泳衣了。”

首次参加帆船赛,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克服心理的压力,对此朱姜蓓也有了思想准备:“即使遇到心理崩溃也是一个经历,我其实在培训时就有遇到过,当时累得连笑都不想笑。好在克利伯帆船赛只是第一个到里约的赛段比较长,接下来都比较短,到了港口后,可以到陆地上转转,我想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困难,再加上每个分站都会有不同的中国选手参加,我也可以和他们用中文聊天以缓解压力。”

长达一年时间里在海上风吹日晒,白白净净的江南姑娘很有可能变得皮肤黝黑,不信可以去问去年创造纪录、成为首个完成克利伯帆船赛的中国女选手、青岛姑娘宋坤。朱姜蓓倒是乐观得很:“我已经准备好防晒了,皮肤肯定会变差,我有思想准备,回来后养养应该能恢复,毕竟我还年轻。况且有得就有失嘛。”

出发前,朱姜蓓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重要的东西要挂床头。”那是一个贴着父母合影的钥匙链。4万海里的旅程中,这将是她最大的心灵寄托。

人生苦短,海路漫长。希望她明年凯旋。(完)